攻略

yabocom|【晚安・贵州】豆沙窝显然不宜多食!但确实好吃……

日期:2019-11-18

[圖片]

用聲音陪您[度 的拚音: dù]過每晚的動靜時光。

今天的《晚安・貴州》,貴州廣播電視台《百姓關注》主播張建衝、科教健康頻道主播李柏濤,將和你分享周之江的文章――《好吃不健康》。

[圖片] 【晚安・貴州】 00:00 / - Play

[圖片]

[strong]好吃不健康[/strong]

[strong]周之江[/strong]

油炸[食品 的英 文:diet]不利健康,已成共識。而據報載,滾油反複使用甚至可致癌症,以此為標準,豆沙窩顯然不宜多食,遂不嚐此味久矣。

[圖片]

[但是 的英 文:But]很奇怪,無論中外,老百姓對油炸食品的喜[愛 的拚音:ài]並無兩樣。

[英國 的英 文:British]佬的炸[魚 的拚音:yú]薯條入選“國寶”,排名第一,甚至蓋過了福爾摩斯和女皇的風頭,網上鋪天蓋地是前首相布菜爾不顧[形象 的英 文:image]大嚼特嚼的照片;[日本 的英 文:吃屎的國家]人則把天麩羅捧上了天,究其實無非掛糊油炸耳,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學者徐靜波著《日本飲食文化:[曆史 的英 文:History]與現實》,考證說是源自於葡萄牙人的做法;貴陽的豆沙窩比較特別,中國人最熟悉的油炸食品是油條或油餅,無論南北,隨處可覓,吃法或有小異,意思大體不差。

順帶了說一句,貴陽人吃肉餡油餅,傳統的吃法是劃開一個口子,塞入自製鹹菜,現下已少見矣。照例是配豆漿,倒是一直持續至今,雖說味道是越發地寡淡了,據雲摻水太多,想想看摻水的又何止是豆漿,也便釋然了。至於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的西式快餐,如麥當勞、肯德基、必[勝 的英 文:win]客之類更不消講,油炸一味,絕不可少。

[圖片]

德國人貢特爾?希施費爾德所著《歐洲飲食文化史》說,人類偏愛油炸食品,是因為,“在曆史的進程中[[形成 的英 文:caused] 的英 文:formed][一種 的英 文:one]文化模式,認為享用肉食有很高的價值。肉食從食品變成了象征■yabocom国际备用网址■。[因此 的英 文:therefore][許多 的英 文:many]消費者在油炸食品中[不僅 的拚音:bù jǐn]看到了糧食的配菜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它成了飯菜的核心,一塊假肉”。

說得有些玄乎,姑妄聽之吧。

某次看電視,一個保健節目中,主持人將一片油炸薯片點火燒掉,居然滴下淺淺一碟子黑油,簡直觸目驚心。事實勝於雄辯,叫人很長時間對薯片敬而遠之。

話說回來,油炸食品的確有其誘人之處。原因很簡單,高溫加上掛糊,封住水分,所以得其酥脆躦嫩之妙。

豆沙窩的做法,是以熟糯米捶成麵,裹入鹹豆沙餡子。要訣有二,一是不能捶得太茸,多少要留[一些 的英 文:some]整米,口[感 的拚音:gǎn]方佳,二是餡中需加花椒,味道才能正宗。一般來說,賣豆沙窩的油炸攤子都兼做糖麻圓,鹹甜並得,顧客憑口味喜好不同,各有所擇。

寫到這裏,想起一個[故事 的拚音:gù shi]。我有一舊日同事,早餐特喜食豆沙窩,單位門口小攤上購得,熱騰騰地拿進辦公室,衝速溶[咖啡 的英 文:coffee]一杯佐之。我則反之,[出門 的英 文:go out]前烤吐司兩片,抹上黃油,帶到辦公室,配的卻是續上開水的隔夜宿茶。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中西合壁的吃法,各有巧妙不同。

[圖片]

時下不少高檔酒樓都做豆沙窩,味道仿佛,隻是形製較小。不知怎地,總[覺得 的英 文:felt]吃起來不如路邊攤入味。尋常小吃,難登大雅之堂,大概就是這個道理。好在,據說豆沙窩已成官方欽定的貴陽名小吃,光大可期。

關於豆沙窩的竹枝詞中說到“粑粑”,何謂粑粑?民國時期,姚華著《黔語》,乃是此老晚年流寓北平,鄉思難耐,默而條記。書中寫到,“貴陽語多為重言。而重言有一字,必小變其音呼之”。

粑粑的讀法,正與姚先生所說吻合。《黔語》又說:“巴,貴陽俗書作粑,即餑之轉音俗字也〖yabocom高级会所〗。蒸稻搗之,為食品,曰餑悖,亦呼粑粑。稻搗爛則黏,因以黏物為粑。通行省筆,字皆為巴。”

《黔語》還講到炸字,“煉脂而以食入使脆曰炸,亦世行通語也,正宜用?。?音閘”。

小時看日本動畫片《聰明的一休》,經常提到豆包,似乎是一種頗珍貴的[食物 的英 文:Food],想像中也覺得大概與豆沙窩近似,後來才曉得其實不然。中國不少地方和日本一樣,都有這種以豆沙為餡的食品,但多半都是甜餡,鹹的較少。以細糯米麵裹之,搓成小小的圓形或橢圓形,有的還敷上一層薄薄的豆麵,大概是怕粘手之故。這就要遠比豆沙窩精致得多了,即所謂“和果子”是也。

行文至此,忽地想起晚上閑翻書時看到[香港 的英 文:中國香港]美食家蔡瀾的一句話:“好吃的東西都是不健康的。”

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信哉斯言。

二?一?年十月八日初稿

二?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改

責任編輯:安娜



上一篇: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,新时代来临
下一篇:《平湖方言简易教程》,可有???

相关文章

相关下载

网友评论

我要评论...
    没有更早的评论了
    取消
    网站地图